首页 >大世界怎么样 > 大世界怎么样

【院庆征文】60年代入院职工:周菁菁

作者: 宣传统战部  阅读次数: 271 发布时间: 2019-11-15

对那时如花绽放的青春了无遗憾

刚来浙江医院的时候,医院提出要求“工作中要做到待病人胜亲人”,为提高服务质量,陆续开展了无差错,无痛注射等活动。当时我们几个20出头的护士们,积极响应,开始勤练打针的技术。

为了练好肌肉无痛注射,为了在打静脉针的时候能够一针见血,护士们将针头插进了自己或者同伴的手臂内,尝试着究竟以怎样的手法、怎样的力度才能减轻病人的疼痛。那一次次的试验,使得原本光滑细嫩的手臂布满了针孔。病房内,一位护士进门打针,而病人正沉睡着。护士示意家属不要叫醒他,在家属的配合下注射完,病人却没有丝毫的察觉,依然沉睡,睡得那么安宁。护士欣慰地笑了,笑容灿烂而无声……

记得以前针灸科的一名护士,她同时还要负责理疗科理疗及辅导太极拳的工作,因此,经常要出诊。那时杭州城内的道路大都是沙子路,坎坷不平,车子过处尘土飞扬。交通工具除了公交车就是自行车。一年四季,她或顶着酷热,或冒着严寒,风里来雨里去,或挤公交车或骑自行车亦或步行,往返于病人住处与医院之间。披上满身尘土,被溅浑身雨水甚至摔跤是经常的事情。如此身兼数职,长年累月,早出晚归,任劳任怨,但无怨无悔。

灵隐路上婆裟的树影映射着天使的身影,不知名小鸟的鸣唱是对我们青春的永远的欢歌。

摘自于《湖畔医事》